给我免费播放片高清在线观看|91久久精品国产性色也91久久|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亚洲欧美国产高清vA在线播放

絲路尋夢(mèng)中的大愛(ài)情懷
  • 時(shí)間:2024-03-06
  • 點(diǎn)擊:0
  • 來(lái)源:甘肅日報

敦煌九色鹿王本生圖壁畫(huà)?莫高窟第257窟

環(huán)縣道情皮影表演?資料圖

  柳小瑛

  兒童文學(xué)作家張琳的“絲路尋夢(mèng)系列”叢書(shū),是一套以絲綢之路為背景,以絲綢之路上具有代表性的歷史文化元素為依托,運用虛實(shí)結合的藝術(shù)手法,展現絲路文化藝術(shù)魅力與傳承價(jià)值的系列兒童文學(xué)作品。

  在絲路尋夢(mèng)系列中,作者設置了兩條線(xiàn)索,即以探尋絲路文化對于人類(lèi)生活和精神的意義、影響及其傳承為敘述主線(xiàn);以隴東環(huán)縣道情皮影角色少年為良和敦煌壁畫(huà)中的代表形象九色鹿,在現代生活環(huán)境中沿絲綢之路行走,歷經(jīng)坎坷,尋找自我與精神之魂,心靈獲得成長(cháng)為副線(xiàn)。

  《窯洞里有棵柿子樹(shù)》是其中的第一冊。在本書(shū)中,作者也設置了兩條線(xiàn)索:一條圍繞拓蒙演出皮影戲而展開(kāi),另一條圍繞九色鹿的行蹤而展開(kāi)。這兩條線(xiàn)索在隴東黃土高原小村莊里的男孩果野家的窯洞中匯聚成一條線(xiàn),兩條線(xiàn)索上的人物在沿途中的種種愛(ài)的遇見(jiàn),果野父子之間的愛(ài),為良對果野的愛(ài),九色鹿對果野的愛(ài),以及所有村民對果野的愛(ài),在這一刻匯聚成人間大愛(ài),小果野于是成了焦點(diǎn)人物,在窯洞中為果野一個(gè)人演出皮影戲,也便成了中心事件。整本書(shū)的故事情節在這里推向高潮。

  拓蒙作為一個(gè)民間藝人,秉承了父輩的精神,傳承并弘揚皮影戲文化。他經(jīng)年累月,不辭辛苦四處奔波演出,在傳遞愛(ài)心的同時(shí),也在不斷捕捉、搜集更多愛(ài)的故事,然后把它們寫(xiě)成劇本搬上屏幕。為良就是他為了弘揚和創(chuàng )新皮影戲而親手制作的第一個(gè)皮影人,一個(gè)戴著(zhù)鴨舌帽的現代少年。不同于現實(shí)生活的是,這個(gè)薄如紙片的皮影人被作者賦予思想、情感和靈魂,他不僅能和正常人一樣生活,還能獨立思考。他成功地出演了拓蒙劇本中一個(gè)善良而有愛(ài)心的“少年”。

  自從演了“少年”的角色后,他就再也不愿去演別的角色了,他覺(jué)得自己就是“少年”,他不愿被人操控,他要活出獨一無(wú)二的自己。于是就有了后面一系列的矛盾、糾結與苦惱。作為一個(gè)皮影人,一個(gè)天生要被人操控才能煥發(fā)神采的皮影人,如此執拗與倔強,讓人有些費解。但是,在作者筆下,這是一個(gè)從皮影戲里活出人性、活出自我的人物,他自然有權利追求自己的人生?!拔沂钦l(shuí),我從哪里來(lái),要到哪里去?”這個(gè)困擾人類(lèi)千百年的哲學(xué)命題,也困擾著(zhù)皮影人為良。當我們將人生的境界不斷提升,將生命的內涵不斷拓展時(shí)就會(huì )發(fā)現,該如此發(fā)問(wèn)的,其實(shí)遠不止人類(lèi)。這便是作者所要揭示的宏大精神主題。

  這個(gè)原本只想活出自己的皮影人,因為一次遇見(jiàn),陷入了矛盾糾結之中,同時(shí)也陷入了對“自我”的思考。什么是“自我”?“自我”難道是將自己的意愿和需求凌駕于一切之上嗎?“自我”難道是將自己永遠放在第一位嗎?真正的“自我”,應該是將自己的價(jià)值發(fā)揮到極致,給他人和社會(huì )以幫助和啟發(fā),利人也悅己。

  再回頭說(shuō)說(shuō)遇見(jiàn)。他遇見(jiàn)了一個(gè)窯洞,一棵柿子樹(shù),一個(gè)男孩,一場(chǎng)愛(ài)。這個(gè)名叫果野的男孩失去了父親,是一個(gè)很有故事的人。而為良要在拓蒙的安排下,去飾演果野的爸爸,以帶給果野心靈的慰藉。他,一個(gè)戴鴨舌帽的小小少年,怎么能去演一個(gè)爸爸?他排斥,他拒絕,但終究未能抗拒給予他生命的拓蒙的安排。他出演了果野的爸爸,但是并沒(méi)能平復果野萬(wàn)般思念爸爸的心,因為,無(wú)論是相貌還是精神,他演得都不像果野的爸爸。

  果野的爸爸是一個(gè)怎樣的人,他愛(ài)兒子愛(ài)到了什么程度,為何而死?身為皮影的為良知道嗎?懂得嗎?他不知道,更不懂得。

  果野的爸爸為了讓天生有腿疾的兒子伸手摘到柿子吃,將一棵柿子樹(shù)栽進(jìn)了窯洞里;為了能讓兒子在天寒地凍時(shí)一直有口熱飯吃,他用柿子皮制作了各色廚具——小鍋、盤(pán)子、碗之類(lèi);為了激發(fā)兒子早日康復,并讓更多的少年一起快樂(lè )運動(dòng),他用柿子皮制作了很多足球;為了照亮道路,也照亮寫(xiě)字,他還用柿子皮制作了燈籠……因為這些經(jīng)過(guò)晾曬的柿子皮里裝滿(mǎn)了陽(yáng)光,能給人光,也能給人熱。

  在果野深情的講述里,為良被深深觸動(dòng)了??墒?,他就是拓蒙制作出來(lái)的少年形象,無(wú)法達成果野想要在皮影幕布上看到自己真正爸爸的形象的愿望。

  這一刻,敦煌壁畫(huà)中的代表性形象九色鹿出現了。最初它一直生活在古印度的恒河岸邊,是一只神鹿,為了脫離舒適區、豐富生命的意義而途經(jīng)于此。它恰好聽(tīng)到了果野和為良的談話(huà),于是被果野父子之間的深情打動(dòng)了,意欲以自己的神力幫助為良。

  此時(shí),本書(shū)的兩條線(xiàn)索自然匯聚成一條愛(ài)的河流。在窯洞里,在柿子樹(shù)下,在果野身邊。

  九色鹿不是為了尋求愛(ài)而奔赴于此的,但當它遇見(jiàn)人間大愛(ài)時(shí),它潛藏于心的愛(ài)便被喚醒了。作為一只神鹿,它完全有能力讓皮影人為良變成果野父親真正的模樣。它似乎天生就擔負著(zhù)行善助人的使命,它救助過(guò)好多人,也遭遇過(guò)背信棄義者深深的傷害。所以,它不得不在紛繁蕪雜的世間始終保持一顆警惕的心,在不同的場(chǎng)景和情況下,變身為梅花鹿形象示人,而在每一次助人時(shí),都不忘叮嚀對方為自己的身份保密。只是,它每一次的猶豫,總是敗給了刻在骨子里的愛(ài)與善。

  這只溫情、柔和又充滿(mǎn)悲憫的神鹿,在人間大愛(ài)面前,終于底氣十足地說(shuō)出了這樣的話(huà):“這就是我,最真實(shí)的我,不用遮遮掩掩,不用躲躲藏藏。月光是我,溪水是我,樹(shù)木是我,黃土塬是我,天是我,地是我……”它神秘又接地氣,它萬(wàn)里奔赴,是要在紅塵中磨煉自己的意志,尋找更為豐富的生命意義,它的每一次善舉就是在詮釋生命的意義。讓虛幻的東西具象化,讓具象的東西虛幻化,這是藝術(shù)的需要,也是作者的高明。所以我們在本書(shū)中看到了一只自如游走在虛實(shí)兩境的九色鹿。這只神奇而充滿(mǎn)正義感的九色鹿,彰顯了作者的人格理想和精神追求。

  九色鹿、為良和拓蒙在尋找自我、尋找某種內在精神時(shí),用行動(dòng)彰顯和傳播著(zhù)人間大愛(ài),讀這本書(shū)的過(guò)程,就是一個(gè)向暖、向陽(yáng),獲得愛(ài)的啟迪和希望的過(guò)程。那些跌宕起伏的故事都是在舒緩優(yōu)美的意境中進(jìn)行的,它帶給我們諸多的美與感動(dòng)。作品能寫(xiě)得如此激蕩人心,我想,與一個(gè)兒童文學(xué)作家的大愛(ài)情懷和兒童視角是分不開(kāi)的。兒童視角使其純真而有趣,大愛(ài)情懷使其溫暖而感人。

  這本書(shū)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也非常成功。為良的倔強、固執,拓蒙的仁慈、豁達,九色鹿的善良、悲憫,敦煌石窟中年輕畫(huà)工的堅毅執著(zhù),果野父親的大愛(ài)情懷,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加之以黃土高原和窯洞為背景的地域特色,皮影戲和敦煌壁畫(huà)的文化特色,燕麥柔柔、米面銅錘等地方美食特色……這些因素組成了醇厚濃郁的地域氛圍,強化了作品的審美意蘊和價(jià)值,使得整部作品呈現出極強的文學(xué)性。

  作為“絲路尋夢(mèng)系列”中的一本,《窯洞里有棵柿子樹(shù)》不可能將所有的故事講述完整,所以在本書(shū)中,作者巧妙地埋下了許多伏筆,留下了一個(gè)又一個(gè)懸念,讓讀者在浮想聯(lián)翩與探究中充滿(mǎn)新的期待。

 ?。ā陡G洞里有棵柿子樹(shù)》,張琳著(zhù),云南出版集團晨光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沒(méi)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