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jw4o9"></dd>
<nav id="jw4o9"><big id="jw4o9"></big></nav>

<form id="jw4o9"><tr id="jw4o9"><u id="jw4o9"></u></tr></form>
    <th id="jw4o9"><track id="jw4o9"></track></th>

    <th id="jw4o9"></th>
    <em id="jw4o9"></em>
  1. 歡迎訪問甘肅經濟信息網!
    首頁 / 數字經濟/ 正文
    數字經濟時代提高勞動技能的路徑探析
    • 時間:2024-03-04
    • 點擊:0
    • 來源:工人日報

      當前,數字經濟作為發展新質生產力的重要支撐,在不斷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推動新業態、新就業形態出現的同時,也對我國勞動力市場的格局與人才結構產生了深刻影響。為實現高質量充分就業的目標,亟須堅持就業優先戰略,加強職工隊伍建設,提升勞動者數字技能水平,以盡快適應數字經濟發展需要,在高質量發展中深化勞動力市場改革,實現勞動力供需匹配。

      近年來,數字經濟快速發展。2022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已經達到50.2萬億元,占GDP比重達41.5%。與此同時,數字經濟領域就業總量不斷提升。數字經濟具有高創新性、強滲透性、廣覆蓋性,是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加速器”“推進器”。數字經濟的發展對職工隊伍建設既帶來了難得的機遇,也帶來了極大挑戰,提出了許多新要求。

      從理論上看,數字經濟的發展對就業既有“創造效應”,也有“擠出效應”。數字經濟催生了一批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創造了大量新就業形態,誕生了許多新崗位。但同時,數字經濟對就業的“擠出效應”也較為明顯,一些不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舊職業被淘汰。與以往三次技術革命不同的是,數字技術革命不僅會替代低技術勞動力,還出現了向中等技術勞動力替代蔓延的趨勢。以生成式人工智能技術為例,有可能被其替代的崗位包括普通程序員、數據錄入員等部分具有一定技術要求的職業。正是因為數字技術的這種特點,才形成了勞動力市場的“極化現象”,即勞動力市場的需求越來越向高低技能勞動者聚集,而對中等技能勞動者需求下降,這也是導致部分勞動者就業困難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更好地發揮數字經濟對實現高質量充分就業的積極作用,就是要使數字經濟的就業“創造效應”大于“擠出效應”,并且在擴大就業的同時推動就業質量的提升。因此,要采取多種措施激發數字經濟在實現高質量充分就業方面的積極因素,挖掘其擴大就業和提高就業質量的潛力,提升勞動者的數字技能水平是其中的重要一環。數字經濟對勞動者素質提出了更高要求,勞動力市場上擁有數字技能勞動者的需求將持續旺盛。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分類大典(2022年版)》凈增了158個新職業,其中首次標注了97個數字職業,占職業總數的6%。為適應數字經濟的發展,在提升勞動者數字技能上應著力做好以下幾點。

      其一,加快勞動者數字技能提升速度,不斷完善終身教育培訓體系。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加強對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急需的技術技能要求進行跟蹤,以此作為技術技能培訓的目標。職業技能培訓體系的建設,需要政府、企業與社會等多方主體協同發力,形成以政府部門為主體,企業和社會全方位支持配合的合作機制。

      首先,政府部門應發揮職業技能培訓的主導作用,積極組織技能培訓活動,在線上借助互聯網平臺,如微信微博等官方社交媒體發布培訓信息,在線下通過廣播海報等傳統方式引導勞動者積極參與,并在必要時給予一定的物質獎勵與資金支持,提高培訓補貼標準。其次,就技能培訓的內容而言,各地政府應結合地方實際,圍繞行業企業發展要求與勞動者自身特點,以需求為培訓導向,提高勞動者的數字技能,使其盡快適應新技術新崗位的要求,最大程度促進培訓效果提升。再次,就培訓主體而言,政府部門可以通過給予當地企業一定的政策支持與財政補貼,提高企業培訓積極性,邀請企業相關責任人來設計技能培訓內容,在達到培訓結業標準時盡力促使勞動者與企業簽約,緩解摩擦性失業。最后,就職業技能培訓體系建設而言,不僅要注重理論知識的學習,也應將實踐操作能力納入考核體系,避免出現重理論輕實踐的問題。同時,建立嚴格的職業技能資格認證等級,對通過考核的勞動者進行職業技能資格認定,促進更多勞動者主動參與技能培訓。

      其二,以優化就業結構為目標,培養適應產業結構轉型升級需要的技能。數字經濟推動了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也將引發就業結構的調整和優化。這不僅表現在三次產業結構中第三產業的比重仍將進一步上升,還表現在三次產業結構內部也將發生深刻變化,特別是對高素質勞動力的需求將不斷擴大。結構性就業問題產生的根源在于部分勞動力的知識和技能不能適應新技術的需要。因此,必須以提高勞動力素質為抓手,優化就業結構,適應產業結構升級優化的需要。要特別注重對靈活就業人員的職業技能培訓。同時,采取多種措施提高大學畢業生群體的技能水平,加強校企合作力度,在普通高校探索“知識+技能”的培養模式,推廣以技能培訓為主要內容的“微課程”,讓大學生在獲得文憑的同時,也能夠掌握一技之長,增強就業市場的適應能力。

      其三,加快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讓更多勞動者享受到技術發展帶來的紅利。數字經濟發展的一個特點就是突破了地域、時間等方面的限制,使勞動者能夠自由靈活地參與就業活動并獲取收入,即便是地處偏遠地區或是身有殘疾的特殊群體,也能夠在數字經濟中找到就業的機會。因此,要充分發揮數字經濟輻射面廣、普惠性強的功能,加快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建設,進一步擴大帶動就業的范圍,盡快消除“數字鴻溝”。

      第四,高度重視技術倫理建設。技術的發展必須符合人類倫理的基本要求。與大多數傳統技術不同,數字技術具有更強的隱蔽性。在實際應用過程中,出現了不少違反技術倫理的現象,比如利用算法優勢將勞動者困在系統里,或設置隱蔽性門檻造成就業歧視。因此,在數字技術應用過程中,不僅要考慮技術的先進性,還要考慮技術使用的目的、手段及后果的正當性,實現勞動者體面就業。這是經濟與社會發展理論的根基,也是提高勞動者就業質量和實現體面就業的重要基礎。

      第五,各級工會充分利用數字技術做好職工發展和技能提升工作。在數字經濟時代,充分利用數字技術是做好工會工作、更好促進職工發展的必要手段。2023年底,全總發布了《全國總工會應用人工智能行動綱領》,正式啟動應用人工智能行動。要抓住重大戰略機遇,廣泛推動人工智能在全國工會系統中的應用,把人工智能的應用作為滿足職工群眾多樣化需求的關鍵工具,大力提升工會服務職工群眾的能力和水平。運用數字技術更加系統和精準地研發適應職工需求的技能提升手段,拓展培訓內容和途徑,更好促進職工發展。

      李長安(作者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對外開放研究院研究員,全總工會理論和勞動關系智庫專家)


    樱桃视频短视频丶360搜索,腌酱黄瓜的做法大全家常视频,茄子视频appios下载懂你更多,樱桃视频手抄报,向日葵视频污appios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