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jw4o9"></dd>
<nav id="jw4o9"><big id="jw4o9"></big></nav>

<form id="jw4o9"><tr id="jw4o9"><u id="jw4o9"></u></tr></form>
    <th id="jw4o9"><track id="jw4o9"></track></th>

    <th id="jw4o9"></th>
    <em id="jw4o9"></em>
  1. 張芝墨池何處尋?敦煌古城高樓下
    • 時間:2024-03-07
    • 點擊:0
    • 來源:蘭州晨報

      在中國書法史上有兩位圣人,一位是東漢的“草圣”張芝,另一位是東晉的“書圣”王羲之。說起張芝和王羲之,不能不說起“墨池”和“蘭亭”。北“墨池”與南“蘭亭”,已成為臨池學書的本源和象征。

      “蘭亭”在會稽山(今浙江紹興城外的蘭渚山下),“墨池”在敦煌漢唐古城黨河西岸。二者相映生輝,光耀華夏。這里,專就“張芝墨池”的話題說開去。

      1

      昔人精篆素,盡妙數張芝。草圣雄千古,芳名冠一時。

      舒筆行鳥跡,研墨染魚緇。長想臨池處,興來聊詠詩。

      這是“敦煌遺書”中唐人《敦煌廿詠》之《墨池詠》,描寫的是“張芝墨池”及張芝在敦煌學書的雅事。據敦煌學專家李正宇先生考證,《敦煌廿詠·墨池詠》的寫作年代,當在公元848年至871年之間。在此之前,敦煌就已經有人對“張芝墨池”遺跡進行了尋訪。

      據敦煌遺書《沙州都督府圖經》及《敦煌簡史》(張仲)記載,“張芝墨池”在郡城(今敦煌漢唐古城遺址)東北一里效谷府東南五十步北府張。因年代久遠,池已淹沒。唐開元四年,敦煌縣令趙智本訪得遺跡,于池中掘得一石硯,長二尺,闊一尺五寸,疑即張芝之古物。乃勸張芝第十代孫上柱國張仁會等在池旁立廟,并塑張芝像于廟中,供人瞻仰。后來,“張芝墨池”便在敦煌口口相傳。由此可見,張芝在敦煌北府張臨池學書是傳有所據的。后據文物工作者實地勘測,“張芝墨池”位置即今黨河古河床(黨河風情線)西岸敦煌市古城社區樓下,與歷史記載非常吻合。

      從史載和詩詠可知,“張芝墨池”在敦煌早已是實至名歸,而且在唐代,已有人對張芝墨池遺跡進行詩詠并有歷史記載。

      往事越千年,墨池魂猶在。如今,古城社區的老住戶,都說這里是“張芝墨池”舊址,這是祖輩給他們講的。他們還講出一段親歷的往事:上世紀80年代初,一家建筑公司在這里修樓房清理地基時,挖掘機挖出了一攤黑淤泥,透出淡淡的墨香。有人認為這就是“張芝墨池”,建議暫停修建請文物單位證實。后來,由于諸多因素,此事不了了之,“張芝墨池”從此被壓在高樓之下。

      2009年7月,《敦煌書法》紀錄片攝制組在敦煌古城黨河西岸尋訪張芝墨池時,敦煌學專家李正宇指著前面一片樓房說,就是這一帶當年曾挖出來很多黑泥,很可能就是墨池所在地。當時,李老先生一直深情地看著那里,嘴里一直不停地念叨:“就在這片房子下面,這一片房子,就是這一片,墨池所在地,墨池所在地……”遺憾和惋惜之情溢于言表。

      如今,站在黨河大橋上,面對熙熙攘攘的車輛人流,密密匝匝的樓群,殘存的敦煌古城中,“張芝墨池”再也無跡可尋。只有上了歲數的老人說,那片樓群下就是張芝墨池。

      2

      前面說了墨池,下面談談張芝——

      綜合諸多史料及詩詠,張芝,字伯英,東漢人,生年不詳,卒于漢獻帝初平三年(公元192年),為東漢名將張奐的長子,籍貫為敦煌郡淵泉。那么,張芝為淵泉(瓜州)人,“張芝墨池”為何在敦煌而不在瓜州呢?話還得從頭說起。

      張芝本為前漢司隸校尉清河張襄的后裔,后襄子西遷敦煌,子孫世居敦煌縣城北府,故又號“北府張”。這就是說,張芝祖籍敦煌郡瓜州淵泉,后隨父張奐遷居敦煌,并在黨河西岸北府張臨池學書,終成“草圣”大家,與“書圣”王羲之并駕齊驅,雙星閃耀,成為中國書法史上的兩座高峰,千百年來令人敬仰!

      張芝出身宦門,父親張奐曾任東漢封疆大吏,一生為官清廉,不事權貴。好的家風,這對張芝“少有操節”的性格是有直接影響的。

      張芝在北府張勤學上進,酷愛讀書,尤喜書法,時人認為他以后不是文宗就是將表。當時太尉和地方官吏累次征召,讓張芝入朝為官,都被他拒而不就,尤顯風骨,故有“張有道”之稱。張芝一生潛心書法,樂此不疲,“家之衣帛,必書而后練,臨池染翰,水為之墨?!庇谑?,“墨池佳話”風傳敦煌和絲路,前來拜師學書者更是絡繹不絕。

      敦煌民間傳說,張芝在北府張臨池學書時,曾與老師的千金香蓮志趣相投,喜結良緣。老師特備嫁禮白帛三匹,供他練字所用。張芝與香蓮讀書習字,夫唱婦隨。張芝用竹簡練習隸書、楷書,用白帛練習草書。竹簡、白帛寫滿了字,香蓮就在池水中洗凈,待晾干了再用。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清澈的池水都變成了墨色,時有淡淡的墨香撲鼻而來。因此,人們就把這水池叫作“洗墨池”和“張芝洗墨池”,一時傳為千古佳話。

      張芝的書法,精勁絕妙,行、隸見長,尤精草書,其書體一筆到連,連綴不斷,氣脈通聯,好比驚蛇入草,飛鳥入林,古人謂之“一筆飛白”。值得一提的是,張芝在師承前人的基礎上,敢于超越前人,變“章草”為“今草”,創造了中國書法史上獨特的書法形體,被時人稱為“草圣”,就連晉代大書法家王羲之也推崇道:“漢魏書跡,獨鐘(繇)張(芝)兩家?!?/p>

      張芝的書跡,保存在《淳化閣帖》中,分別為《冠軍帖》《終年帖》《今欲歸帖》《二月八日帖》《秋涼帖》五帖,尤其是《冠軍貼》,可謂張草的典范。他并著有書法理論文章《筆心論》,可惜由于兵荒馬亂,年久散佚不傳。

      3

      張芝的書法,對后世影響很大。遠的不說,就說說張芝書法的傳人——索靖。

      索靖(公元239—303年),字幼安,西晉敦煌龍勒(今陽關鎮龍勒村)人,為張芝的姊孫。索靖青年時期就有“逸群之量”。他與同鄉氾衷、張甝、索紒、索永同在太學讀書,他們才藝絕倫,馳名四海,被稱為“敦煌五龍”。索靖書法上受張芝的影響很深。他以善寫草書知名于當時,尤精章草(章草是隸書草化后的書體)。晉武帝時,索靖與另一個書法家衛瓘,同在臺閣供職,瓘充尚書令,靖任尚書郎。由于他們二人在書法上獨具風格,當時被書法界譽為“一臺二妙”。意謂他二人的書法與張芝有很深的師承關系。因此,論者認為“瓘得伯英(張芝)筋,靖得伯英肉”。

      索靖的書法,濃淺得度,氣勢雄厚。古樸如漢隸轉折似今草,歷來被書法家視為上乘之作。他的傳世墨寶有《出師頌》《月儀帖》《急就章》等作品。他還著有《草書狀》一篇,對書法的演變、風格、氣韻、用筆及章法等作了全面精辟論述,深得時人贊譽。索靖還在敦煌莫高窟題壁號“仙巖寺”,為莫高窟早期歷史留下了難得的墨寶。

      在敦煌不僅成就了張芝一代章草宗師,而且在他的影響下成就了索靖這位“書法亞圣”,使敦煌榮膺了“芝索故里”的美譽,這也是敦煌乃至甘肅和全國書法的幸事!

      4

      近年來,關于張芝的出生地與墨池所在地,主要有兩種說法。一種認為張芝的故鄉在瓜州,墨池也在瓜州。一種認為張芝的故鄉是瓜州、敦煌,墨池在敦煌。

      筆者認為,第一種說法不夠全面,說張芝的故鄉在瓜州基本上是對的,但說墨池也在瓜州,就有悖歷史,難以自立了。第二種說法關于張芝的故鄉是瓜州和敦煌,筆者認為也可成立。張芝雖然出生瓜州,但他少年隨父遷居敦煌,在北府張臨池學書,敦煌可以說是他的成名地,也可以說是他的第二故鄉。

      接下來,順便說說“草圣故里”。關于“草圣故里”,目前也有兩種說法,一說是瓜州,一說是敦煌和瓜州。筆者認為應尊重歷史,順應時代。綜合二者,筆者認為稱“草圣故里”為“敦煌、瓜州”更符合歷史和現實,因為漢代瓜州淵泉屬敦煌郡轄區。而瓜州是張芝的故鄉,敦煌是張芝的故居,這種情緣是源遠流長、不可分割的。

      蘇軾有詩云:“此心安處是吾鄉?!币庵^人的心靈能夠安定的地方就是故鄉。比如鐵人王進喜出生在玉門,但他的主要經歷和成名在大慶,玉門是他的故鄉,大慶也是他的故鄉。再如,榆林窟雖然在瓜州,但作為莫高窟的姊妹窟,自然屬于大敦煌藝術的范疇。今天,我們打造“大敦煌文化旅游經濟圈”,自然涵蓋敦煌及周邊縣市。

      據《敦煌簡史》記載,漢武帝“列四郡、據兩關”,始有敦煌郡?!岸鼗汀倍值暮x,據東漢史地學家應劭解釋:“敦,大也,煌,盛也?!比 笆⒋筝x煌”的意思。漢代的敦煌郡所轄六縣:敦煌、龍勒、效谷、廣至、淵泉、冥安,郡治在敦煌。敦煌郡的轄境范圍大致上是疏勒河以西,陽關、玉門關以東的大片土地,包括現今敦煌、瓜州兩市縣及肅北、阿克塞兩自治縣的一部分。1949年后,特別是改革開放后,隨著行政區劃的變更,敦煌郡變為敦煌縣(市),敦煌乃至肅北、阿克塞三縣(市)自然歸屬酒泉市所轄。在共建“一帶一路”的引領下,隨著“大敦煌文化旅游經濟圈”的穩步推進和國字號敦煌文博會落戶敦煌,瓜州及周邊縣市自然也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5

      2012年9月13日,瓜州縣投資2億元的草圣故里文化產業園及張芝紀念館建成開園。中國書法協會在這里主辦了首屆“張芝獎”全國書法大展。2017年9月15日,全國草書名家匯聚草圣故里,在巨幅絲綢上書寫狂草,追溯草書創立的歷史,緬懷一代草圣張芝……瓜州依托草圣故里優勢,在弘揚草圣文化方面已走在了前列。

      作為張芝墨池、草圣故居的敦煌,借墨池寶地的東風,揚帆奮進。近年來,敦煌借助首屆“朝圣敦煌”全國書法大展暨“敦煌書法論壇”,文博會敦煌書法展,“芝索故里”書法筆會,敦煌與瓜州書法交流互動等系列活動,重振“芝索故里”遺風,再現敦煌書法新風。最近,敦煌書法家協會積極呼吁新建“芝索紀念館”,恢復“張芝墨池”,讓那段遠去的歷史復活在敦煌,展示在世人面前,其意義是非常深遠的?!按蠖鼗臀幕糜谓洕Α?,是一條開放包容的彩虹,已把敦煌和瓜州緊緊地連在一起。

      撰文/景峰


    上一篇:沒有了
    樱桃视频短视频丶360搜索,腌酱黄瓜的做法大全家常视频,茄子视频appios下载懂你更多,樱桃视频手抄报,向日葵视频污appios下载